红茶豆奶维

私人领域,日志和随笔。

心茧

忽然见到一个久违的名字。


算下来,如今我也已经到了她当时的年纪。

年复一年,越来越明白,当初的自己幼稚轻率,不在状态。按今天的说法,触雷点也好,KY也罢,越来越认可当时的她,简直是理所当然应该不喜欢我。

而当时那些带着刻薄与嘲弄的态度,似乎也成了咎由自取。


许多年过去,自己也站在了与她相似位置,清晰看见这个阶段。生活站在前进或转弯的岔路口,对自己充满不成熟的怀疑,因而并无余裕对更不成熟的人谈包容。称不上缺乏善意,仅仅是,没有耐心。

可那时的自己感觉到过伤心。毫无恶意视为朋友的人,不知到底冒犯在哪里,在莫名其妙的友善和讥笑里找不到切换点。


渐渐理解当时的她,却希望自己不曾在有意无意间,使别人像当时的我一样难过。

但是也许我变成的是远比她恶劣得多的样子——不耐烦,不客气,不友善,缺乏包容,拒绝理解,毫无来由的高傲和冷漠。

在第79次反省后第80次犯错,然后第81次自责。


她们说这叫虚伪,这叫圣母,说你这样累不累。

可如若不“圣母”,心里的愧疚和自我厌恶更累。

一个距离“完美”十万八千里的人,没有筋斗云,可是爬也想爬过去。靠近一点是一点,哪怕花十辈子也走不完这九九八十一难。


“让懂的人懂, 让不懂的人不懂;让世界是世界, 我甘心是我的茧。”


能承认吗

困在深海。

隔水看见曲折的阳光和飞过的鸟,巨大的珊瑚礁和鱼群却从头顶覆盖而过。


早已不再为是否灭顶而挣扎。

沉入海底,放松四肢,假装没有海藻缠绕。


为什么还能存活呢。


信件的温度

群里互相种草一套二十四节气的明信片。

A说,她曾经想过买一套,每逢节气寄给一个什么人,又觉得这么浪漫的事情肯定没人陪她玩。


话题忽然跑到捷克作家卡雷尔·恰佩克的《邮递员的童话》,内容是一位邮递员晚上留在邮局遇见家神用信件来打牌消遣,家神们告诉他,每封信都因为内容的感情而有着不同的温度,温度最高的王牌是承载爱情的信。

后来有一天,有一封忘记了写收信地址的信到了邮递员手上。这是一封滚烫的求婚信件,邮递员走遍了全国去寻找收件人,终于把它交给了已经等得十分憔悴的被求婚人。


B说,她曾经有一段时间每个星期寄出三四封信,不知道家神们摸到的会有多烫。


我想,若是真有这样一位摸得出温度的邮递员,一定能够摸得出当年那套按照节气寄出的明信片上,从滚烫慢慢冷却,最后冰凉刺骨,再也没有的打牌价值吧。

低温烫伤

年岁虚长,一无所长,只渐渐养得冲动都黯下去。

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,也许会原谅现在的我。


近年愈发难得发怒,偶然生出愤怒也几乎一瞬间克制,不许爆发不许迁怒不许言行激烈。

怒火被压下去,缺氧熄灭,只剩一片真空灰暗,乏力又意兴阑珊。

——“没意思”是危险的消极,却没有办法控制。


写于十来天之前,存在草稿里忘了发。

报应

被雷到的时候会作出尖刻的评论。

又觉得愧对被言辞苛待的人。


所以才需要树洞这种东西的存在啊。

对自己的失望大概会是一生的主题。


常常会奇怪,自己这样糟糕,为何会一直苟延残喘活到如今。

生命和时间是这样宝贵的东西,为什么会是我这样的人一直占有它。对那些优秀而短暂的人来说,多么不公平。


如果有天消失,一定是终于得以归于平静。

如果有天忽而死亡,但愿无灵无识,没有轮回转生。

似乎并不是特别合适发在LOFTER的内容。

但其实现在也并没有其它合适写日记的地方了。


情节通顺面目清晰的一场梦,从前渴望发生的一言一行,一幕一幕实现。

梦里自己竟然还有些欣喜,但慢慢地忽然想起实际上曾发生过什么,恐惧和空洞侵袭渗透,是连梦境也无法阻挡的心有余悸。

于是这样被自己叫醒,睁开眼睛,看见房间窗帘,半点也没有遗憾梦醒,反倒松了一口气。

世间即使真有好梦成真,也难免过期不候。


于是知道为何自己再写不出傻白甜。装傻充愣容易,倾心甜蜜却难。

 

一件小事

其实跟很多人一样,我是个棒子黑。

个人行为方面坚持得挺彻底,除了偶然配合别人去下韩国料理店(反正是中国人开的),几乎不看不听不用韩国的任何产品,印着韩文的都排斥。当然手机也绝不会用三星。

可是言辞方面很少表达,连网上也很少吐槽。死党和亲戚里都有爱看韩剧迷恋韩国文化的人,觉得也不必太扫别人的兴,至多只坦承不看不了解,很少提及自己的好恶。

 

亲戚家的小姑娘很迷偶吧,《来自星星的你》看得神魂颠倒。最近去了趟韩国旅游,兴奋得天天晒游记。

晚上亲戚发来消息,说带了支化妆品作为礼物回来。很快地回复了感谢。

拒绝当然是不礼貌的,又从不转赠别人送的礼物出去,要自己用吧又确实不情愿。

直白坦率和礼节之间,坚持自己喜好和尊重他人喜好之间,爱憎分明和不过于偏激之间,真的挺难把握的。

 

六月病

又到了连电脑都懒开的时候。

连续的急活儿加身是一回事,精神恹恹的又是另一回事。


单位附近一水的白玉兰疯长,上个月接连大雨,下班后一地花瓣,混在水汽里,香得几乎齁过去。

觉着好,也闻着微微笑,却忘了多久没觉着让人怦然心动的美,以及随之而来荡在心尖尖上的愉悦。

卡文不是偶然的,五感蒙昧,六识愚钝,又哪还能替文里的人凭空捏出个七情六欲的世界。


都说时间万能,可时间也难为无米之炊。

总是要亲手耕耘,躬身劳作,才能知道荒原上还能不能生出活气,黄沙掩映下会不会重新生出绿草红花。


六月好。


省吾身

是个中庸的人。

所以不愿太激烈,太极端。言语留余地,处事取平衡。


但又是不够温和有涵养的人。

愤怒不平时,会不慎越过中庸的边界。猛醒之后才觉懊恼,把情绪收回来。


和这样矫情又拧巴的自己,和这个怎么做人都不够称职的世界,死磕着走下去。


初心

第一次看到这两个字是某位同学的QQ昵称,忽然有一天铺天盖地都是“不忘初心”,还没来得及搞清楚这不明觉厉的话到底什么意思,它就,因用滥而过时了。


人心易变是永恒的话题。忘记曾经的柔软敏感,忘了为什么而出发,忘了眼前的一切与曾经的期待千里之遥。

在人群中呆得越久,越来越多的选择和比较余地。平衡会打破,欲望会滋生,信念变得淡漠,人会因短视和虚荣变得……急。功。近。利。

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。让自己动摇的理由,实在是太多了。


可是固执僵化拒绝改变的人又该有多可怕,轻蔑他人并不能完全驱赶对自己的怀疑焦虑,粗暴尖刻的排斥也不能转化为自身的积淀和能量。


要尊重自己的心啊。不然怎么能找到尊重这世界的根源。

也许有些人的前行轨迹只能是在螺旋迷宫踽踽而行,修正方向,调整自己。看似原地打转,却不能停步。

这样,可能在某一天回头,发现已经悄悄向前旋进了那么多吧。


好像又成了心灵鸡汤的样子,目远。

鸡汤就鸡汤吧。蹲在小煤炉边炖着老火鸡汤的自己,就是真实的样子。再怎么被吐槽,也不会变成麻辣鸡丁。


亭有枇杷树

路过楼下作杂物间的车库,门口四个粉笔字写着“请勿停车”。

车库里早就没车了,平时也不常打开。这么一行字写了等于没写,门口横七竖八堵着别人家的摩托。


想了一会儿才记起字是外公写上去的,都十来年了,风吹雨打保留得这么完整清晰,真是不解之谜。

那会儿早上要骑单车上学,门口堵了摩托,早上折腾起来要迟到的。外公就在门上地下写了告示。

读书人的做派。其实即使在当时,写了也差不多等于没写。


外公的书法小有名气,连粉笔字都这么帅。最擅长的行楷,斯文秀气,筋骨却韧。

字如其人。

就这么一直留在门上。锈迹斑驳,却没锈掉这一块。


外公离世已经快三年了。

©红茶豆奶维 | Powered by LOFTER